CR. @BTS_twt

番外一

 

朴智旻今天難得睡了個懶覺,起來時已經日上三竿了。

朴智旻簡單的洗漱一下,走到客廳,四處張望了一下,發現只有田柾國一人坐在沙發上,其餘人似乎都不在宿舍。

咦,今天不是難得的休息日嗎?怎麼大家都不在?

朴智旻一邊從冰箱裡拿出一杯牛奶一邊衝著田柾國詢問:“國啊,大家都去哪了?”

回應朴智旻的只有電視裡嘈雜的笑聲。

朴智旻見田柾國不回复他,以為田柾國沒有聽到,擦掉嘴角的奶漬然後走到田柾國身後。朴智旻注意到田柾國面前的電視正在播放著一個綜藝節目,裡面的人正做著滑稽誇張的動作惹來眾人的嬉笑。

原來是在看節目啊。

朴智旻再次問:“國啊,你知道大家都去哪了嗎?”

可田柾國依舊沒有回复,只是背對著朴智旻,身形至始至終都沒有動過,甚至都沒有發出一次笑聲。

朴智旻有些疑惑,他都站到田柾國旁邊了,他還沒有聽到自己說話。田柾國的表現似乎有些異常,是心情不好嗎?

朴智旻覺得自己還是不要去打擾田柾國算了,而且如果讓金泰亨知道了指不定要吃味。

啊,對了,泰亨去哪了?也不跟他說一下……在公司裡嗎?

即使是假期,朴智旻也不能鬆懈,他準備去公司多加練習。嗯……順便去看看金泰亨。

“我去公司了。”朴智旻衝著田柾國的背影喊了一句,然後離開了。

而朴智旻一直沒有發現,電視裡明明播放著喜劇,田柾國的神情卻至始至終灰暗著。

朴智旻到了公司後,在練習室里大致掃視一下,並沒有發現金泰亨。朴智旻一邊拉下自己外套的拉鍊,一邊問在一旁激烈的跳著舞蹈的鄭號錫:

“號錫哥,你看見泰亨了嗎?這小子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鄭號錫並沒有回應,他的視線一直落在鏡子中自己的身影上,神情十分認真。

朴智旻脫外套的動作停在了那裡,疑惑的走到鄭號錫跟前,衝著鄭號錫又問一遍:“哥?號錫哥?你聽見我說話了嗎?”

可鄭號錫依舊充耳不聞,專注的練習。

朴智旻當下不禁有些委屈,今天大家是怎麼了?在宿舍裡的時候他喊田柾國對方不理他,來的路上公司的人遇見了他也目不斜視,都跟沒見到他一樣,現在連鄭號錫也這樣。

朴智旻想上前拍拍鄭號錫的肩膀,下一秒卻驚訝的發現自己的手竟然就那樣直接穿過了鄭號錫的肩膀。

朴智旻不可置信的瞪大雙眼,又伸出手去觸摸鄭號錫的身體,發現依舊是徒勞,而且無論他再怎麼大聲呼喊,鄭號錫都沒有聽到他的聲音。

這時,金碩珍走了進來,發現鄭號錫一言不發的在練習舞蹈,甚至都有些自虐的傾向,皺著眉頭上前一把拉住鄭號錫。

而站在鄭號錫身邊的朴智旻剛驚喜的想要喊住金碩珍,然後金碩珍就這樣直接穿過了他自己的身體。

朴智旻幾乎是驚呆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會這樣?他是在做夢嗎?

“夠了!你看看自己出汗都成什麼樣了!你想累死自己嗎?”金碩珍大吼道,全無平時的溫和嬉笑。

鄭號錫一個踉蹌跌倒在地,可他艱難的支撐起自己還想繼續。

金碩珍氣急敗壞的打了鄭號錫一拳,看著鄭號錫擰緊的眉頭大聲訓斥道:“你給我振作一點!現在警方還沒有下定論,智旻也許還會回來的!”

朴智旻在旁邊看著兩個哥哥幾乎要發生衝突,急的滿頭大汗卻也什麼都做不了,而金碩珍的話給了朴智旻當頭一棒。

這是什麼意思?我發生了什麼?我不就在這嗎?

朴智旻不可置信的目光在兩人中間迴轉,發現兩人周邊都充斥著悲傷的氣氛。

“哥……我就在這啊……你們說什麼呢……”

朴智旻顫抖著聲音走上前想要拉住金碩珍讓他看看自己,可朴智旻依舊沒有做到。

為什麼會這樣?他就是睡了一覺而已,為什麼醒了就變成這樣了?

朴智旻茫然的走出公司,他試圖和每一個遇見的人說話,可大家都看不見他,他就像一片空氣。

只剩兩人的練習室裡一片寂靜,良久,傳來幾聲壓抑的低泣。

朴智旻最終回到了寢室,他蜷縮在床上,手裡抱著金泰亨的枕頭,默默的等待著。

成員們陸陸續續的回來了,而金泰亨直到半夜才醉醺醺的回來。

看到金泰亨的一瞬間,朴智旻高興的衝了上去,他真的好委屈,好難過,又無助。他好想撲在金泰亨的懷裡狠狠哭一場。

可朴智旻眼睜睜的看著金泰亨從他身體裡直接穿過去,連一個眼神都沒有給他。

“泰亨你非要每天都這樣作踐自己嗎?”金南俊看著腳滑摔倒在地的金泰亨,心疼的扶起他。

“別管他!你看看他現在什麼樣子!讓他自生自滅好了!”閔玧其在旁邊冷冷的說著,神情間滿是氣憤,也不難看出他對金泰亨的關心還有失望。

金泰亨什麼都沒有辯解,只是推開了金南俊,腳步虛浮的走回房間,然後關上了房門。

金泰亨狠狠把自己摔倒在床上,神情空洞,眼睛里布滿血絲,嘴裡低喃著:“智旻……我好想你……你去哪了……不要丟下我……”

朴智旻很想衝著金泰亨大喊他就在這裡,可他知道一切都是無用功。

朴智旻看著金泰亨慢慢閉上了雙眼,他蹲下身,仔細觀摩著金泰亨,發現金泰亨的臉上長滿了細碎的鬍渣,長長的睫毛下是很深的黑眼圈,頭髮也毛躁到極點。

這一點都不像他認識的那個光彩奪目的金泰亨。

朴智旻想擦去金泰亨眼角流出的淚,可他的手卻徑直穿過金泰亨的臉。

朴智旻久久的蹲在那裡,最後上床躺在金泰亨身後,小心翼翼的擁抱著金泰亨的背部,想要把他攬在懷裡。

最後,朴智旻也閉上了眼睛。他很難過,尤其是看到這樣的金泰亨。他想訴說,可沒有一個人能看見他,聽得到他說話。他想哭,可他沒有眼淚。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朴智旻已經大概知道發生了什麼。聽說他失踪了,到現在都沒有找到踪跡。

直到這天,警方通知他們找到了朴智旻,只不過有些難認。

當朴智旻跟著眾人到了那里後,他才知道警方為什麼會那樣說。因為躺在那裡的一具屍體已經泡得腫脹,幾乎辨認不出面部。

但檢查結果出來了,那就是朴智旻,初步檢查為溺水而死。

原來他早就死了啊……

朴智旻突然鬆了一口氣。其實他冥冥中能感覺到自己已經死了,現在的他只不過是一個靈魂,這樣總比一直消失著好。

雖然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死,但他還是覺得對不起大家,尤其是金泰亨……

金泰亨已經承受過一次這樣的傷痛了,為什麼還要這樣對他?他承諾過會陪金泰亨一生的……

朴智旻看向一旁的金泰亨,那人眼中已陰翳一片,看不見光彩。

對不起……他也不想……他明明已經喜歡上金泰亨了啊……他好不容易才和金泰亨在一起,為什麼……

朴智旻的嗓子哽咽到極點,可他始終沒有一滴眼淚。

為什麼他連哭都哭不出來?

金泰亨變得日漸頹廢,每天流連於酒吧。朴智旻死亡的消息不脛而走,防彈的回歸日期一再延後。

朴智旻每天跟在金泰亨身後,看著他皺著眉頭喝下一杯杯濃度極高的酒,看著他在擁擠的舞池中忘情聲色,看著他夜晚蜷縮在床上無聲的流著淚。

朴智旻不知道他為什麼一直都不消失,看著這樣的金泰亨真的讓他心如刀割,該死的是他什麼都做不了。

一晚,朴智旻跟著金泰亨來到了一家酒吧。正在金泰亨灌著自己的時候,金泰亨接了一個電話。

電話是金南俊打來的,他說朴智旻的屍檢報告出來了,朴智旻死前曾經被人強暴過。

還沒等朴智旻從震驚中反應過來,他聽到隔壁桌帶著嬉笑聲的交談後再次愣住了。

“欸,你知道嗎,咱們那天玩的那個男人是個明星呢,叫什麼朴智旻,最近還挺火的。”

“啊?真的?!那這事兒會不會抖出來?”

“哎呀,放心啦,我有消息說他已經死了,沒人知道。”

“那我就放心了……”

“不過真是可惜啊,那麼一個小美人,那天他的滋味可真是美妙,真想再來一次呢… …”

“是啊,老子就沒見過那麼清純又那麼騷的男人,那兒緊的很!夾得老子都疼了!”

“哈哈哈,沒錯,我操他的時候他嘴裡還喊著什麼什麼泰,最後還不是被我幹得叫不出來了哈哈哈……”

朴智旻的大腦瞬間轟的一聲,那些話語一下帶回了他的記憶,帶回到那個不堪的夜晚。

他一切都記起來了,他為什麼死的。

那天他看見了都枝寒和金泰亨,在金泰亨出來追他的時候,他並沒有站在原地等金泰亨,而是選擇逃離。

逃離的後果,是他跑到了一片陌生的地方,在那個夜晚,他被幾個男人堵住,然後……

陰暗潮濕的小巷,不斷貫穿身體的灼熱,令人嘔吐的熱度……

他數不清自己被輪了多少次,他的那裡已經血肉模糊,無法合攏,身體裡、嘴裡、皮膚上,全都是他們的東西。

朴智旻已經髒了,髒到不能再髒。

他已經配不上愛情了。

天微微亮的時候,朴智旻艱難的站在漢江前,然後,他縱身跳了進去,湍急的水流瞬間吞噬了他的身體。

一瞬間,朴智旻的身體感覺到寒冷。

可明明他是個鬼魂,為什麼會覺得身上冰冷到無法忍受?

恍惚間,朴智旻看到金泰亨的雙眼幾乎充斥著鮮血,他的神情猶如野獸一般凶狠,牙齒幾乎要咬碎,臉上青筋暴起。

朴智旻木然的看著金泰亨拿著一個空的酒瓶尾隨那些人離去,良久才急忙想起追上去。

一定要阻止泰亨,不能讓他做傻事!

朴智旻找了好久,最終在一個陰暗的拐角找到了他們。

地上躺著三個人,都受了很重的傷,幾乎動彈不得,還剩下其餘兩人和金泰亨站立著。

朴智旻注意到金泰亨的雙手上已經沾滿鮮血,他的頭上也被開了一個大口,情況十分不樂觀。

另外兩人雖然也都掛了些彩,但明顯比金泰亨要好很多。

朴智旻急得衝到金泰亨面前,想要帶走他,可他什麼都做不了,他的手一次次的穿過金泰亨的身體,他急的話語間帶著哭腔,可金泰亨依舊看不見他。

然後,朴智旻看到金泰亨和那兩人沖在一起,亂成了一團。

金泰亨下手十分狠,彷彿不要命一樣,可抵不過勢單力薄。

最終金泰亨被兩人聯合打倒在地,那兩人罵罵咧咧的不停往金泰亨砸著拳頭,一人從地上撿起一塊磚頭,狠狠的往金泰亨頭上砸去。

朴智旻攔在金泰亨身前想要阻止那些傷害,可一切都是無用的。鮮血噴湧而出,浸沒了金泰亨的整張臉。

那兩人見出人命了,急忙扔掉磚頭跑了。

躺在地上的金泰亨的眼睛終於失去了色彩。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如果那天他沒有任性,就不會有這樣的下場……

泰亨啊……

泰亨啊……

朴智旻徒然的呼喚著金泰亨的名字,眼眶最終被浸濕。他哭了。

對不起……

如果能重來就好了……如果這一切都是夢就好了……

朴智旻閉上了眼,他的身影逐漸透明,最終消失不見。

“智旻……智旻……”

朴智旻皺著眉頭睜開雙眼,發現自己的眼睛被模糊了視線,而眼前的人,再熟悉不過。

一雙大手伸了過來,溫柔的擦掉朴智旻眼角的淚。朴智旻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眼前的人正是金泰亨。

臉上的觸感很真實,很溫暖。

朴智旻顫抖的伸出手撫摸金泰亨的臉,他觸摸到了。

金泰亨笑著問:“怎麼了?做噩夢了?怎麼還哭了?”

良久,朴智旻破涕而笑,點頭。

“嗯,做了一個噩夢。”

 


番外二(田柾國視角)

 

今天聽說公司裡要來一個新的練習生,也是從釜山來的,跳舞很厲害。

田柾國咬了咬嘴裡的吸管,發現裡面已經沒有牛奶,便把盒子捏成一團隨便扔到了垃圾桶裡。

來到了公司,田柾國一下就被金泰亨拉了過去,那人咧開了一嘴大白牙衝著他笑,傻乎乎的說:“柾國啊,你知道今天要來一個新人嗎?也是從釜山來的哦~”

說完,金泰亨向田柾國挑了挑眉毛,模樣十分滑稽。

田柾國嘴裡淡淡的應了一聲,把金泰亨扒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挪了下去。

他以為金泰亨會像以前一樣不厭其煩的粘著自己,可金泰亨沒有。田柾國發現金泰亨的目光集中在另一個地方,他順著看過去,發現了一個新面孔。

不高,不怎麼好看,肉嘟嘟的臉上五官都擠在了一起,是那種放到人群裡一秒就被淹沒的類型。

他就是新來的練習生?田柾國不屑的動了動嘴角,他們可是要作為愛豆出道的。

就在田柾國和所有人都對那人嗤之以鼻的時候,金泰亨竟然就那樣直接走了過去,然後拿出他天生的親和力對著那人伸出手,自我介紹。

田柾國看到了那人臉上本來有些失望的表情瞬間變得明亮起來,不知怎麼的,田柾國討厭他。

 

金泰亨很快就和朴智旻打成了一片,兩人整天黏在一起,一起上學,一起逃出去打遊戲,甚至有了專屬於他們的秘密場地。

田柾國在哥哥中最親近的就是金泰亨了,因為金泰亨和他的年齡差最小,加上他四次元的性格,會讓很認生的田柾國不那麼拘謹。

可這些都被剛剛來到的朴智旻打破了。

那個朴智旻不是沒有向田柾國示過好,但沒等田柾國小孩子心性的拒絕,金泰亨就先一步的攔下,然後攬著朴智旻離開了,甚至會在走的時候回頭給田柾國一個意味不明的眼神。

田柾國曾經向其他哥哥吐露過對朴智旻的不喜歡,但哥哥們都是笑著跟他說朴智旻多麼好相處,多麼懂事,又很努力。

聽著聽著,田柾國就煩了。

朴智旻一來就搶走了和他玩得最好的金泰亨,佔用了他們出道的名額,甚至差點讓金泰亨出不了道,他憑什麼要喜歡朴智旻?

朴智旻嘴裡說著喜歡他,對他好,誰知道是不是在巴結他?

 

直到出道後,長時間的相處,田柾國對朴智旻的偏見才逐漸的消失。

他見到過朴智旻深夜依舊在練習室裡揮汗如雨,一個小小的音節都要反复琢磨,為了舞台上耀眼的腹肌不斷減肥加上嚴格訓練。

田柾國終於意識到,朴智旻真的很努力,他也值得當自己的隊友。

以前田柾國不是沒有看到過朴智旻這般努力,只是年幼的他自尊心作祟,選擇視而不見。

撇開他對朴智旻的偏見,朴智旻真的對他很好,比他自家哥哥都還要細緻。

田柾國發現自己真是一個矛盾集合體啊!一邊渴望著朴智旻的親近一邊又不斷的把朴智旻從自己身邊推開。

既然他已經在心底接受朴智旻了,為什麼他不能試著敞開自己的心扉,表達自己的心意?

 

於是下定決心的田柾國開始試著回應朴智旻對自己的好,當看到朴智旻臉上不可置信的驚喜時,田柾國的內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田柾國對朴智旻幾年來的心結就這樣消失了。

可田柾國也發現了,朴智旻嘴上說著最喜歡他這個弟弟,可朴智旻最疼愛的人似乎並不是他。

田柾國會因此在心底和朴智旻置氣,經常忽略掉朴智旻,可他這一行為剛好給金泰亨創造了更多的機會。

每當看到金泰亨笑得一臉欠扁的攬著朴智旻肩膀時,田柾國不知道怎麼的總會有點小小的嫉妒。

以前他討厭朴智旻搶走了和他玩得最好的金泰亨,可現在田柾國卻因為金泰亨搶走了對他最好的朴智旻而生氣。

多次的試探後,田柾國沮喪的發現,朴智旻對自己永遠都是一副好哥哥的模樣,而對金泰亨不同,他會和金泰亨小孩子氣的吵架然後又很快和好,他會向金泰亨吐露內心的情緒,他的所有第一順位都是金泰亨,不是田柾國。

為什麼,一樣都是弟弟,為什麼朴智旻對金泰亨那麼不同?是他看起來太幼齒了嗎?

 

田柾國開始了健身,練就了一身肌肉,可這並沒有改變什麼。在朴智旻眼裡,田柾國永遠都是個長不大的弟弟,而金泰亨是他可以依靠的人。

田柾國是什麼時候知道自己喜歡上朴智旻的?

他也說不清楚,也許是舞台上朴智旻無意間的一個眼神,也許是朴智旻笑得前俯後仰的模樣,也許是朴智旻在他快要摔倒的時候猛地撲上來抱住他。

田柾國真正確定對朴智旻的感情是在那一個晚上,那天他才剛和朴智旻逛完街,半夜準備出來喝水的他瞥到客廳裡正火熱接吻中的金泰亨和朴智旻。

一瞬間,田柾國的大腦“轟”的一聲炸了。

田柾國默默退回自己房間後,他平躺在床上睜著眼睛直直望著天花板,兩人糾纏的身影在腦海裡不斷重複播放,揮之不去。

他的心裡正被一把叫做嫉妒的火燒著,他好嫉妒金泰亨。為什麼金泰亨可以這樣對朴智旻?如果和朴智旻接吻的那個人是他呢?

突然,田柾國就這麼知道了自己一直以來對朴智旻糾結的感情是什麼。

他發現自己好像喜歡上朴智旻了。

 

田柾國第一次單獨把朴智旻約出來,在那家飯店裡,他剛想對朴智旻說出自己內心的感情,就被一通電話打斷,之後朴智旻便扔下了他,頭也不回。

只是因為金泰亨把自己鎖在屋子裡不出來。

田柾國不甘的跟了上去,看到朴智旻對金泰亨百般呵護心疼不已的場面,不知怎麼的,傷害的話脫口而出。

田柾國一直都記得那天金泰亨的眼神,那是金泰亨第一次對他動手,那充血的雙眼,令田柾國一想起就渾身顫抖。

後來田柾國和朴智旻一起回了釜山,明明前幾天他和朴智旻還有說有笑的,之後他就被通知金泰亨和朴智旻一起住了院,而且兩個人都受了傷。

他知道,一定是金泰亨對朴智旻做了什麼,不然朴智旻不會對金泰亨如此決絕。

不管發生了什麼,他總算是迎來了機會吧?

可無論他怎麼對朴智旻好,怎麼照顧朴智旻,朴智旻的眼睛一直都是那麼的灰暗。

他走不進朴智旻的心,也住不進朴智旻的眼裡。

後來,金泰亨和朴智旻再次發生了事故,金泰亨傷得很嚴重。

田柾國驚恐的發現朴智旻的情緒發生了鬆動,他開始慢慢的接受金泰亨。

不能這樣啊……他之前的陪伴都算什麼?

田柾國很慌,他覺得自己要失去朴智旻了。

田柾國最後一次把朴智旻叫了出來,在第一次他準備向朴智旻表白的那個地方。

田柾國終於把他想說的話都說出來了,然後,又剩下了田柾國一人。

朴智旻再次選擇了金泰亨。

 

門外,田柾國坐在地上,靠在牆邊昂著頭,靜靜的聽著門裡的聲音。

劉海遮住田柾國的眼睛,看不清神情。

田柾國受虐般的跟著朴智旻回來,看著朴智旻猶豫又躊躇,最終還是進去和金泰亨擁在一起。

直到親眼看見這一幕,田柾國才真正的死心。

那擁抱,田柾國曾拒絕過無數次。

而現在,卻成了田柾國求之不得的他人專屬。

田柾國不是不知道金泰亨對朴智旻的特殊性。

田柾國一直天真的以為只要他再對朴智旻好一點、再多關心朴智旻一點,他就能取代金泰亨的位置。

原來都是田柾國想多了,金泰亨對朴智旻來說永遠都是最重要的那個。

這可真難過啊,比輸掉比賽,表演失誤不到位還難受得多。

他這次輸掉的,不是勝利,不是名譽,

而是朴智旻。

到底是哪裡出錯了?一開始嗎?

 

智旻哥

如果時光能倒流

我一定要趕在泰亨哥面前

然後拿出我最好看的笑容對你說

你好,我是田柾國

這樣,你會不會就喜歡上我

 


番外三

 

距離上次向金泰亨吐露真心,兩人確定關係已經過了一個月。其實一切和以前並沒有多大差別,畢竟情侶之間能做的事情他們已經十分熟悉了,除了那一件事,真正身體上的水乳交融。

金泰亨自然是每天都想著怎麼能吃到朴智旻,他其實對性事並不怎麼熱衷,嚴格來說他甚至可以算得上是一個性冷淡者。但神奇的是只要一碰到朴智旻金泰亨滿腦子想得都是朴智旻那曼妙的身軀,還有他在自己身下的哭喊,他無時無刻不在腦海裡上演著把朴智旻操哭的戲碼。

金泰亨只是想讓朴智旻完完全全的屬於自己,從身體到靈魂。

但朴智旻拒絕了每一次金泰亨的求歡,他僅有的性愛經歷並不怎麼美好,只要他稍微一想到其中的細節,那些撕裂的痛楚便侵襲而來,還有那時的金泰亨。

其實朴智旻也知道現在的金泰亨肯定不會像以前那樣粗暴的對待他,但他心裡就是過不去這個結。

今天是金碩珍研究生畢業的日子,很遺憾的是他並沒有去學校的時間,今天他們要出席一個頒獎典禮。貼心的金南俊提議在待機室裡開個直播,成員們和粉絲一起祝賀這個重要的時刻。

說乾就乾,金碩珍準備好了自己的學士帽和學士服放在一旁,便開始了直播。

金碩珍向大家訴說緣由的過程中幾個弟弟不停的在一旁鼓掌,然後出鏡親手給金碩珍戴上學士帽,穿上學士服,算是辦了一個小型的畢業典禮。

金碩珍環繞四周發現還有三個小崽子不見了,當下有些傷心的說:“哇,柾國畢業典禮的時候成員們都去了,為什麼我畢業的時候就才三個成員來?”

金碩珍此時並不知道其餘人在哪裡,他從一開始就沒有見到鄭號錫還有95兩個人了。

閔玧其聽見後立即說自己去找他們過來,然後不出片刻,伴隨著一陣畢業快樂的歌聲,其餘三人和閔玧其一起出現了,其中鄭號錫手中還小心翼翼的捧著一個小蛋糕。

金碩珍當即雙眼放光嘴裡驚訝的說著:“哇!這是什麼這是什麼!我剛才都結束了的……”好吧,其實他有一點想吃那個蛋糕。

在大家的歡呼聲中,金泰亨把捧花拋給了金碩珍,然後和金碩珍擁抱在了一起。

對於隊裡面的每一個成員金泰亨都是感謝的,金碩珍作為大哥,真的照顧了他們很多,真的是把他們養大的。

手持著自拍杆直播著這一切的朴智旻看到兩人相擁的瞬間嘴角的笑稍微僵了一下,不過瞬間就恢復正常。

歡聲笑語中朴智旻遞給金碩珍一塊粉色馬卡龍,沒有吃完失誤掉落在了金碩珍的學士服上,金碩珍瞬間哭喪著一張臉撒嬌似的說道:“我的衣服!啊……我的衣服……”

朴智旻連忙帶著歉意的說他以為金碩珍能一口吃完,田柾國習慣性的立即調侃朴智旻,結果當然是招來了朴智旻軟軟的一個腿踢。

站在金碩珍旁邊的金泰亨看著兩人的小動作,眼神在朴智旻和田柾國身上流轉,嘴角邊的笑意消失。

金泰亨轉頭看了看金碩珍,低頭稍微思索了一下,腦子突然一熱,伸手在金碩珍說話的時候抹掉他嘴角的蛋糕殘渣,然後色情的放到了嘴裡吮吸一遍,笑了出來。

沒錯,他在嫉妒,他也想讓朴智旻感受一下這份妒意。

朴智旻從手機裡看到了這一幕,當下上揚好看的嘴角就垮了下來。朴智旻幾乎無法控制自己的表情,他的大腦一瞬間就空白了。

即使是身邊最親密的人,可朴智旻看到金泰亨和別人做出那麼親密的動作後,他嫉妒的快要發瘋,可金泰亨竟然還笑得那麼燦爛又誘惑。

渾渾噩噩中,直播結束了,朴智旻整個人都頭昏腦脹著。朴智旻一看到金碩珍眼睛就不由自主的注視在他的嘴唇上,那嘴唇曾和金泰亨間接接吻過。

朴智旻倉促的對金碩珍說句“生日快樂”後便逃離了這裡,這裡的空氣快要讓他窒息,讓他失控。

眾人見朴智旻有些反常的反應,都有些摸不著頭腦,只有田柾國第一時間反應過來追了出去,剩下的人面面相覷,還有臉色變得愈加陰沉的金泰亨。

田柾國追上了前面那個瘦弱的背影,大手搭在略顯窄小的肩膀上,然後那人回過頭,本來帶著滿滿期待和驚喜的雙眼見到來人後瞬間變得黯淡下去。

即使朴智旻沒有說什麼,只是眼神的變化也足以讓田柾國胸膛習慣性的刺痛,喉嚨發緊。

他等的不是自己,自己讓他失望了。

田柾國剛才目睹了金泰亨對金碩珍做出挑逗性十足的動作,他下意識的望向朴智旻,看到朴智旻瞬間變化的神情,他知道朴智旻心里肯定不好受,所以沒想那麼多就追了出來。

“哦,是柾國啊……你怎麼來了?”朴智旻掩飾好自己的情緒詢問田柾國。

“哥……你沒事吧?”田柾國小心翼翼的詢問,生怕觸動了朴智旻的情緒。

片刻後,朴智旻才開口:“柾國啊,陪哥去散散步吧。”

兩人向經紀人打了聲招呼便出去了,因為是晚上,加上他們已經武裝好了,沒有人認出他們。

田柾國以為朴智旻會向他傾訴些什麼,他已經做好了準備。可一路上朴智旻只是自顧自的走著他的路,看看江邊的風景,沒有和田柾國說一句話。

田柾國見狀也只是沉默著跟隨著朴智旻的腳步,默默陪伴著他。

其實他無能為力。解鈴還需系玲人,讓朴智旻歡喜又憂愁的人是金泰亨,不是他。

回去後已經有點晚了,兩人沒有多說什麼,相互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朴智旻一進門就看到了坐在他床上的金泰亨,朴智旻只是瞥了金泰亨一眼,輕輕嘆了一口氣,把外套脫下搭在衣架上,準備轉身去浴室洗澡。

他依舊在為今天的事吃味,現在還不想理金泰亨。

可朴智旻剛轉過身就被一個有力的手臂攔腰截住,然後猛地往床上扔。

朴智旻一瞬間懵了,沒等他反應過來一具熾熱的身體就壓了上來,胡亂又強硬的吻落在他的脖頸處,一雙大手有力的拉扯著朴智旻身上的衣服。

朴智旻嗚咽出聲,下意識的抗拒,但推攘的手被金泰亨牽制住,然後被更加粗魯的對待。

朴智旻當下心裡就慌了,這樣的金泰亨讓他想起了被強暴的那些日子,從身體到心靈的摧殘。

金泰亨已經把朴智旻的內褲褪下,把朴智旻的腿折疊起來壓在他的胸口,從褲子裡掏出性器擼了幾下就強勢的準備插入。

朴智旻感覺到抵著自己的熾熱龜頭不停在戳弄著乾澀的穴口並且時刻都會闖進來,害怕、羞恥、憤惱、委屈,各種情緒交雜在一起,讓朴智旻緊緊咬住下唇,眼睛不受控制的被淚水模糊。

金泰亨本來想用這種方式來懲罰朴智旻,但看到朴智旻被眼淚浸濕的臉蛋,他挫敗的停了下來。

真是的……怎麼又這樣了……他不能再傷害智旻了啊……

金泰亨不再看躺在床上赤裸著身體的朴智旻,背對著朴智旻。

朴智旻看著金泰亨背對著自己的身影,那背影看起來很落寞,朴智旻的心裡酸澀無比。明明都選擇在一起了,他們兩個為什麼還會這樣?他好不容易才明白自己的心意,就這樣放任他們之間產生間隙嗎?

在金泰亨起身的瞬間,朴智旻伸手拉住了他,然後在金泰亨詫異的眼神中,朴智旻一把把金泰亨推倒在床上,然後跨坐在金泰亨的腰際,手握住金泰亨的性器,對準自己的後穴強行坐下去。

朴智旻強忍痛苦強迫自己一坐到底,手支撐在金泰亨的腹部上低著頭不停的喘息,然後壓抑著聲音說:“你明明知道我喜歡你,為什麼還要對碩珍哥那樣做?你不知道我會吃醋嗎?金泰亨,我好討厭你……你真的好壞……”

朴智旻對著金泰亨斷斷續續的訴說著內心的委屈,溫熱的眼淚啪嗒啪嗒的滴落在金泰亨的腹部上。

金泰亨靜靜的聽著,聽完後,就著下體交合的姿勢金泰亨直起上半身把朴智旻比自己瘦弱的身體緊緊擁在懷裡。

“對不起……對不起……”

金泰亨不停的在朴智旻耳邊道歉,懇求他的天使的原諒。

一直以來他都處於患得患失的狀態中,他害怕會失去朴智旻,他害怕哪天朴智旻會厭煩這樣的他然後離開,他無法想像沒有朴智旻的日子自己會怎麼度過。聽到朴智旻內心的話語後他才發現原來朴智旻也是這樣,他也會因為自己吃醋,他會因為自己傷心。

“以後不會這樣了,真的。”

作為保證,金泰亨抬起朴智旻滿是淚痕的小臉,虔誠的吻了上去。只是嘴唇間簡單的接觸,此時也能讓兩個人明白彼此的心意。

纏綿的一個吻結束,朴智旻發現金泰亨在直直的看著自己,再加上剛才他自己說了那麼矯情的話,不禁有些害羞,不知道視線該放在哪裡,敏感的他甚至還感覺到在自己身體裡的東西不停的在變大,讓他很是不安。

“智旻……”金泰亨輕聲喊著朴智旻的名字,和朴智旻深情對視中按住朴智旻的腰律動了起來。

身體被金泰亨細緻的服侍著,讓朴智旻一直緊繃的身體漸漸放鬆下來並能享受到快感。

一開始只是輕輕的抽送,後來愈演愈烈,讓朴智旻難以承受,難受的皺起眉頭不住喘息著,朴智旻摀住嘴不讓自己叫出聲,卻被金泰亨強勢的把手拿開,同時股間被金泰亨更加猛烈的進攻,朴智旻被折磨的呻吟出聲。

原來愛情和性愛結合是這種感覺……

在兩個人享受著溫情時,整個宿舍的人卻都苦著一張臉。

都是成年人了,從朴智旻房里傳來的一次比一次高亢的尖叫聲中他們當然知道發生了什麼。

這簡直就是在聽活春宮好嗎! !

可惡的是,金泰亨那小子精力實在太可怕了,朴智旻的叫聲此起彼伏,沒等消停片刻又響了起來,都那麼久了還沒結束。

哎……看來以後的日子不好過了……


親愛的寶貝到這邊全部結束啦~~

謝謝大家的支持與催更

最近忙完期中又忙代購

一直沒時間更文

嗚嗚嗚之後會準時更新的❤️


喜歡我的文章的話不要忘記訂閱哦!

有任何問題歡迎在下面留言

您的支持是我更文的動力

(按讚粉專也能第一時間知道更文資訊哦!)

 

 

*轉載註明

微博@骑着狼的布兰

《亲爱的宝贝 95line HE》

    w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