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6%9C%AA%E5%91%BD%E5%90%8D

CR. @Taeholic_V

 

六十四。

朴智旻站在門外,低頭盯著腳尖,門裡就是金泰亨。

來之前金南俊說了,朴智旻要想清楚。

進去後,朴智旻再也沒有理由遠離金泰亨。

 

朴智旻本打算在北歐旅行過後把一切都結束掉,他和金泰亨,所有恩怨。

他不會再怪罪金泰亨,也不會去再埋怨金泰亨。

他和金泰亨兩清,互不相干。

但這個節骨眼上出了這麼大的事,朴智旻如何做得到?

 

朴智旻知道。

進去,他的一生都會和金泰亨牽扯在一起。

無法掙脫。

不進去,金泰亨不會再糾纏他。

但金泰亨會死去。

再也不會見到那明媚好看的四方嘴。

 

神啊

你說我該怎麼辦?

要聽從心的選擇嗎?

 

沒有人會喜歡這樣的我

你也不例外

所以我把自己隱藏起來,埋得深深的,不見天日

可現在我被挖出來了

看吧

我果然被討厭了

他們都用恐懼又厭惡的神情看我

我是個異類

 

對於金泰亨來說,童年就是奶奶。

身為金泰亨的生身父母,他們是知道自己親生兒子的習性的。

沒有多少人能夠容忍另一個人近乎變態的佔有慾。

所以,他們也毫不例外的討厭金泰亨。

他們以為金泰亨病了,曾找過醫生,想要把金泰亨治好。

最好,還是把金泰亨扔給了他的奶奶。

一養,就是十幾年。

而奶奶從來沒有表現出對金泰亨的厭惡、憎恨、恐懼。

每次金泰亨因為這讓人發瘋的佔有慾痛苦不已時,都是奶奶把金泰亨抱在懷裡,輕聲慰藉。

奶奶告訴金泰亨,只有真正愛他的人才會接受全部的他。

現在,奶奶去世了,能夠接受金泰亨,愛金泰亨,包容金泰亨的人就這樣沒了。

智旻會代替奶奶,像奶奶那樣對待他嗎?

不,智旻不會。

智旻不是被自己嚇跑了嗎……

 

金泰亨突然覺得好累

他有點厭倦了這樣的自己

他痛苦不已

無時無刻的嫉妒讓他面目全非

他知道這樣的自己多麼令人厭惡和恐懼

即便他生來如此

 

這一次金泰亨不想再去追逐他得不到的東西了

這樣他就不會再像被百蟻噬心那樣煎熬

他決定放過朴智旻

自己獨自在這深淵裡掙扎就好

 

進去,或者是不進去,很簡單的一個問題,朴智旻卻反覆思索又猶豫了一個小時。

一扇門,完美的隔開了兩個人。

裡外是不同的世界,而相同的是兩人都在受著難忍的煎熬。

呀,朴智旻,你在猶豫什麼呢?

你不是一直都想要擺脫金泰亨嗎?

轉身走掉,不加理會,這樣你就能夠得到你想要的結果了。

這樣對大家不都很好嗎?

 

朴智旻放在門把上的手剛想鬆掉,腦海裡卻突然想像出金泰亨心如死灰的神情。

只是簡單的遐想,朴智旻卻心痛不已。

他見不得這樣的金泰亨。

 

朴智旻一咬牙,用力握住門把,然後打開了門。

阿西,我不管了!

就算是被金泰亨再關起來虐待也不管了

他不能就這樣任由金泰亨自生自滅

那可是金泰亨啊!

 

當金泰亨把自己隱藏在黑暗中時,他聽到了門把轉動的聲音。

門打開了,光照了進來。

是誰?

啊,是智旻啊。

智旻要來救贖我嗎?

可我明明已經決定放棄你了啊……

不要過來……

不要再動搖我的心了……

 

朴智旻看向一片光亮中被自己的身影籠罩住的金泰亨。

那人就靜靜的盤腿坐在那裡,就像以前等他回宿舍那樣。

只是那人的神情中沒有期待,沒有欣喜,也沒有對朴智旻回來晚的不滿。

有點,只是灰暗。

朴智旻只見過這樣的金泰亨一次,是在金泰亨得知自己很有可能不會和朴智旻一起出道的時候。

而現在的金泰亨,絶望氣息更甚。

 

朴智旻走上前,把金泰亨的頭攬在了自己懷裡。

然後就像以前一樣,一下一下的撫摸著金泰亨的頭髮,像給一隻大型金毛犬順毛一樣。

即使金泰亨沒有說話,常年的親密和默契也讓朴智旻能感受出金泰亨的絶望。

朴智旻知道奶奶對金泰亨來說有多重要。

話語根本無用,朴智旻只能用自己的方式來安慰著金泰亨。

 

一直安靜著的金泰亨突然猛地發力,把朴智旻按在了身下。

朴智旻被金泰亨突如其來的壓制性動作弄得有些堂皇,腦海裡頓時回想起被金泰亨囚禁的那幾天。

朴智旻下意識的想要掙扎,但在對上金泰亨猩紅充滿霧氣的雙眼時卻放棄了,伸出手撫摸著金泰亨寬厚的背。

既然決定如此,那就接受吧。

 

“是你自己找上門的……”

“這回你再逃,我就殺了你。”

金泰亨本就低沉磁性的嗓音此時沙啞的嚇人,仔細聽聲帶還微微顫抖著。

朴智旻直直的望向金泰亨,對著他一字一句的說:

“我不逃。”

然後,朴智旻看到金泰亨微微一眨眼,有什麼東西順著金泰亨纖長濃密的睫毛滴了下來,落在自己眼裡。

朴智旻不自覺的眨了眨眼,那液體便流了出來,然後落到枕頭上消失不見。

是淚。

朴智旻也紅了眼眶。

金泰亨把頭埋在了朴智旻的頸窩處,朴智旻感受到肩頭濕潤了一片,還有耳邊低低的哽咽聲。

朴智旻微微顫抖的手一邊不停撫摸著金泰亨,一邊在他耳邊細聲細語的說著:

“沒關係……沒關係……我在……我不會離開你的……”

 

結果如何,就讓上天去決定吧

他朴智旻已經無暇顧及那麼多

既然這覊絆牽扯著兩人,又彼此束縛

那就讓他們從此彼此救贖

 


六十五。

從黃昏到日落,再到黑夜來臨,朴智旻和金泰亨一直在床上保持著相擁的姿勢,沒有任何言語。

 

金泰亨沒有起來的意思,朴智旻也就隨著他去,一隻手放在金泰亨寬闊又削尖的背上,一隻手和金泰亨的手十指相扣緊緊握住。

兩人額頭抵在一起,距離近得溫熱的呼吸都近在咫尺。

直到和兩人同一房間的鄭號錫打開門,看到像連體嬰一樣躺在床上的兩人,有些詫異的斷斷續續的說著讓兩人出去吃飯,才從床上起來。

朴智旻率先坐起,金泰亨也跟著起來,像只考拉一樣手攬上朴智旻的細腰,把頭埋在朴智旻脖頸處,一刻也不與朴智旻分開。

 

現在天氣很是炎熱,即使是夜晚也沒有涼爽到哪去,兩個正值青年的男人一直貼在一起出了很多汗,身上又黏又膩,即使這樣金泰亨也不肯鬆手。

朴智旻在心底嘆了一口氣,任由金泰亨摟抱著自己,揉了揉金泰亨的頭髮,聲音輕柔的說著:“出去吃飯吧,明天我陪你去看奶奶,好嗎?”

聽到“奶奶”這兩個字金泰亨的身體微微一顫,過了好一會兒才從嗓子眼傳出一聲悶吭。

 

成員們都已經知道了金泰亨奶奶去世的事情,吃驚之餘大家都很是心疼。

平日裡金泰亨嘴邊除了一直掛著朴智旻,提到最多的就是他的奶奶,眾人也都知道奶奶對金泰亨的重要性。

這個晚上成員們都聚集在宿舍裡,閔玧其沒有泡在製作室裡,田柾國沒有待在健身房裡,所有人都推掉了今晚的行程。

金碩珍在廚房裡忙活半天,站在翻滾的湯麵前卻突然停了手上的動作失了神。

客廳裡的幾人有條不紊的準備著晚飯,或者是做自己的事。可神情中卻看不出一絲輕鬆,都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樣。

防彈是一體的,他們是一家人,對於金泰亨的失去與痛苦他們感同身受。

 

鄭號錫從房間出來後,幾人不約而同的把視線投在了鄭號錫身上。

金碩珍首先上前迫切的詢問:“怎麼樣?泰亨還好吧?”

鄭號錫微微搖頭,然後開口:“有智旻在。”

聽到朴智旻的名字,金南俊首先反應過來了,他吊在嗓子眼的心還是安安穩穩的回到了原處。

太好了……智旻果然還是沒有丟下泰亨……

那柾國呢……

轉念一想,金南俊神情複雜的望向了坐在沙發一角玩著手機的田柾國,他發現田柾國已經手指很久沒有滑動過屏幕了。

雖然表面看不出來什麼,但他心裡一定不好受吧……

他也很心疼田柾國,但感情從來就沒有三人行。

 

朴智旻出來了,身後跟著低著頭的金泰亨,仔細看兩人手還是牽著的。

金碩珍看到兩人出來了,首先擠出笑容帶著兩人入座。

這頓飯吃得有點壓抑,沒有金碩珍和田柾國的日常相聲,沒有鄭號錫的滑稽大笑,沒有閔玧其故作嫌棄的醉酒嗓,什麼都沒有,能聽見的只是咀嚼聲。

金泰亨吃了兩口就放下了筷子,轉頭要回房間,朴智旻見狀也準備跟著金泰亨離開。這時,閔玧其開口了:“坐下,好好吃飯。”

聲音還是一如既往的如同喝了酒般磁性迷人,語氣依舊強勢,但多了幾分溫柔。

金碩珍也拿出大哥的身份讓兩人坐下好好吃飯;“泰亨啊,大家都知道了……不管怎樣,身體最重要,我們都在呢。”

說完,起身手搭在金泰亨的肩膀上,動作輕柔的把金泰亨放置在座位上。

“你不是最喜歡吃這道菜嗎,哥做了好久的,嘗嘗,別餓著自己。吃飽了才有力氣去見奶奶啊,對嗎?”

金泰亨抬起了頭環視眾人,他們的臉上都是滿滿的擔心,一直因為朴智旻的事和他有摩擦的田柾國也在看著自己。

金泰亨再次拾起了筷子,夾了一口菜放到嘴裡,咀嚼過後對金碩珍揚起一絲微笑:

“哥,真的很好吃。”

 

第二天,金泰亨和朴智旻一大早就起來了。

兩人整理的整整齊齊,帶上帽子和口罩後,趁著經紀人不注意偷偷的坐出租車去了醫院。

他們還有幾天就要回歸了,這個時候不能隨便亂跑,但兩人顧不上那麼多了。

金泰亨終究見到了奶奶。

他一個人站在這具被一層白布包裹著的屍體前,沉默不語。

金泰亨伸出手慢慢掀開白布一角,露出頭部,看到那再熟悉不過蒼老而冰冷的面孔,金泰亨的身體晃了晃,眼睛瞬間被一層霧氣籠罩。                                              

金泰亨的喉結上下滑動了幾下,乾澀的張了張嘴,喃喃自語:

“奶奶,泰亨來看你了……”

“奶奶,你不是總說想泰亨了嗎,泰亨現在過來了,就在這兒呢……奶奶你為什麼不睜眼看看我呢……”

“奶奶,智旻他終於接受我了,他現在就在外面,奶奶你不用再擔心了……”

“奶奶,你安心的走吧……你會在天上看著泰亨的,對嗎?”

說著說著,金泰亨的聲線越來越顫抖,幾乎說不出完整的話。

金泰亨跪在地上,把頭側放在奶奶已經冰冷僵硬的肚子上,就像小時候一樣。然後眼淚如同一條蜿蜒的河流一樣彙集在緊貼的地方,浸濕了一大片。

“奶奶……泰亨想你了……”

金泰亨哽咽的說完這句話,把臉埋了起來,肩膀一抽一抽,嗚咽聲越來越大,最後是嚎啕大哭。

此時朴智旻正坐在門外的長椅上,他在等著金泰亨做最後的告別。

朴智旻安靜的聽著裡面金泰亨小聲的自言自語,再然後是崩潰的大哭,心裡難過至極。

朴智旻仰著頭不讓自己流出淚來。

那麼溫柔的人終究還是消失了。

陪著金泰亨成長,包容理解他的人不在了,以後只有朴智旻了。

朴智旻要承擔起金泰亨的一切。

金泰亨出來後,站在朴智旻面前。

朴智旻仰頭,過長的劉海遮住了金泰亨的雙眼,但朴智旻依稀能看見他泛紅的雙眼。

“和奶奶好好告別了嗎?”

“嗯。”

朴智旻起身,把比自己高半個頭的金泰亨攬在了懷裡,緊緊抱著他。

“好的,以後我會一直在。”

泰亨的頭髮有點長了,他回去要讓髮型師剪掉。

 

兩人擁抱片刻後,準備離開。走到了門口處,卻出乎意料的看到了金南俊。

朴智旻有些詫異,他分明沒有跟任何人說今天來這裡的。

還沒等朴智旻問出口,金南俊身後突然又相繼出現幾個人,成員們全都來了。

金碩珍有些抱怨的開口:“怎麼可以不叫我們過來呢?那可是我們泰亨奶奶啊!”

“就是,智旻和泰亨你們兩個不乖啊!”

鄭號錫在後面附和著。

“那公司那邊怎麼辦?”朴智旻

成員們集體消失,這可不是小事……

“沒關係。”

金南俊對面前的兩人露出一個安慰的微笑。

我們同屬一體

所以一切痛苦不安

皆由我們一起承擔

 


六十六。

金泰亨把遮住眼睛的頭髮剪到了眉毛以上,然後染了一頭金髮,露出了他鋭利的眉峰和高聳的鼻梁。

朴智旻看著煥然一新的金泰亨,滿意的點頭,一隻手不停的撫摸著金泰亨的頭髮。

雖然髮質不可避免的受損,變得有些毛躁,但絲毫不妨礙朴智旻的動作。

這下朴智旻能夠看得更清金泰亨的雙眼。

“走吧,南俊哥他們在等我們。”朴智旻直直的望向金泰亨深邃的眼睛,牽起他比自己大很多的手,語氣溫柔又堅定的說。

 

不是很寬敞的辦公室裡,方時赫坐在皮椅上,防彈七人畢恭畢敬的站在門口處。

“你們覺得自己現在在大韓民國是什麼程度?”

方時赫平淡又威嚴的話打破了沉靜的氣氛。

金南俊一直微微低下的頭聽到方時赫的聲音,立刻抬頭,不卑不亢的說:“我們還有很多不足。”

“既然知道不足,那昨天是怎麼回事?該好好待在練習室抓緊時間練習的時候為什麼都擅自集體跑出去了?稍微有一點成績就不知天高地厚了嗎?這個時候所有人都在注視著你們,有的是人想把你們從上面拉下來!泰亨家裡的事我聽說了,我也很遺憾,但現在快回歸了,萬一出什麼意外你們能擔當的起嗎?! ”

一連串的質問讓氣氛變得更加壓抑。

“南俊啊,你覺得隊長你做的到位嗎?玧其啊,你怎麼也摻和進去了?碩珍啊,你是大哥,弟弟們不懂事,你也跟著瞎胡鬧什麼?”

方時赫一個接著一個的說教著大哥們,有越來越惱火的趨勢,七個人都低著頭安靜的聽著。

金泰亨抬起頭想要說些什麼,手心卻突然被一股力量握住。金泰亨順著看過去,是朴智旻。

朴智旻微微搖頭示意金泰亨不要說話。

 

就在氣氛一度緊張的情況下,金南俊剛想站出來,身旁的閔玧其用他獨特的醉酒嗓不緊不慢的說:

“PDnim,我有多想成功您是知道的,剛開始我很抗拒防彈,但既然我已經是防彈的一員,那麼任何阻擋防彈的事我都不會允許發生。”

聽到閔玧其這番話,其餘六個人都把視線集中在了閔玧其身上。

方時赫一邊聽著一邊點頭,想當初他把閔玧其弄到組合裡費了很大力氣,閔玧其的野心他也是知道的:“那你為什麼昨天不阻止他們?”

閔玧其和身邊的成員們都對視了一遍,然後看向方時赫,聳聳肩:“因為那是泰亨的奶奶,就這麼簡單。”

方時赫本來以為閔玧其會說什麼大道理來說服自己,誰知道閔玧其一句話就把方時赫梗塞得說不出話來,只能氣得吹鬍子瞪眼。

金南俊也站出來說:“PDnim,這件事是我作為隊長提出來的,您如果真的很生氣那就罰我一個人吧,不要……”

“不,這是我們所有人共同的決定,PDnim。”

金碩珍也站了出來。

接著,大家一個個不約而同誠懇的說著也有自己的份。

方時赫見狀,心裡的火慢慢的下去了,語氣也不再那麼嚴肅:“你們這是在幹什麼,炫耀團魂嗎?”

朴智旻堅定的開口:“我們引以為傲的,不正是團魂嗎?”

方時赫聽言,總算是消了火,慢慢的放下了架子:“行了行了,我知道你們互相喜歡對方喜歡的要死了!都回去吧。”

聽到方時赫這句略微調侃的話,眾人總算鬆了一口氣,笑了出來,而其中有幾個人身體微不可查的顫抖幾下。

這事情看起來算是解決了。

接下來,就要面臨再一次的回歸了。

 

“泰亨偶吧,你在想什麼呢?”

面帶羞澀的少女小心翼翼的詢問著。

“沒什麼。”金泰亨回過神來,對少女扯出一個得心應手的微笑,雖然有些勉強,但也成功把少女的臉蛋惹紅。

金泰亨已經數不清這是這場簽售會第幾次走神了。

旁邊的朴智旻見狀,在少女離開後貼在金泰亨耳邊說起了悄悄話:“泰亨啊,怎麼了?”朴智旻說話時的熱氣噴灑在金泰亨的耳際,軟軟糯糯的聲音近在咫尺。

金泰亨也貼在朴智旻耳邊,一隻手在下面看不見的地方固定住朴智旻的腰,一隻手擋在嘴巴處,然後輕聲說道:

“我想奶奶了。”

本來因為金泰亨的動作腰際很癢的朴智旻正細微的扭動著,聽到金泰亨低沉的聲音說出如此簡單的一句話,朴智旻當即心裡一沉。

朴智旻知道奶奶突然的去世對金泰亨的衝擊太大了,他這段時間一直都很低沉。還好,那時朴智旻選擇了留在金泰亨身邊,不然朴智旻想像不出現在的金泰亨會是什麼模樣。

朴智旻伸出手輕輕揉了揉金泰亨毛茸茸的後腦勺,引來了粉絲們的一陣尖叫。

正巧這時有粉絲送給了以愛吃在飯圈聞名的金碩珍一盒糯米糰子,成員們一下都坐不住了,一個接一個去拿。

朴智旻也去金碩珍那邊了,留下最旁邊的金泰亨一人在原地失神的徘徊著。

朴智旻先是品嚐了一個,覺得味道不錯,挺合金泰亨口味的,於是又拿了一個走向金泰亨。

朴智旻拉過金泰亨,把糯米糰子遞到了金泰亨嘴邊,金泰亨乖乖的含到了嘴裡,慢慢的咀嚼起來。

糯米糰子有些甜,像智旻的味道。

 

最後簽售會要結束了,成員們都成一排站在台前。

朴智旻站在金泰亨旁邊,看金泰亨依舊低著頭興致不高的樣子,便側著半個身子探到金泰亨面前,見金泰亨嘴巴一動一動的還在嚼著東西,當即眼睛眯成了一條縫,伸出手輕輕點了點金泰亨的鼻尖。

也許朴智旻也沒發現,自己的笑多麼的溫柔寵溺。

行完大禮後,成員們按著順序回到了休息室,金泰亨卻拉著朴智旻急促的走向了洗手間。

雖然不知道金泰亨要幹什麼,朴智旻依舊乖乖的握住金泰亨寬大的手掌,順從的跟著他走。

金泰亨拉著朴智旻進了一個隔間,轉身把門鎖上,然後一把把朴智旻壓在了牆上,手放到朴智旻纖細的腰肢上。

朴智旻因為金泰亨突如其來的動作有些堂皇,剛想說些什麼,嘴唇卻被一片柔軟堵住。

朴智旻知道,那是金泰亨的嘴唇。

這個吻並沒有任何情慾的味道,只是簡單的發洩。

金泰亨需要做些什麼,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能讓他不再想起奶奶。

朴智旻似乎感覺到了金泰亨的異樣,沒有做出拒絶的動作,任由金泰亨反覆舔咬啃噬他的唇瓣。

朴智旻垂下的手握了握,最終還是抬起放到了金泰亨的脖頸處,微微抬起頭讓金泰亨吻的更方便。

金泰亨察覺到了朴智旻的動作,吻的更是起勁,把舌頭也伸進朴智旻的嘴裡,頓時糯米糰子的香甜充斥在兩人的口腔中。

金泰亨在朴智旻唇瓣裡四處搜刮,直到找到裡面靜靜待著的舌頭,捲起那柔軟的舌頭用力吮吸著,吻得滋滋做響。

 

一吻完畢,兩人都有些微喘。

金泰亨把額頭緊緊貼在朴智旻光滑好看的額頭上,嘴裡低喃:“智旻,就算這樣我還是好想奶奶……”

朴智旻閉著的眼睛微微顫抖著,下一刻便睜開對上金泰亨深邃又帶有霧氣的眼睛。

“那就再來一次。”

朴智旻主動獻上了自己的唇。

既然已經決定伴你左右

那麼你的悲傷

你的憂愁

我都不會放手


喜歡我的文章的話不要忘記訂閱哦!

有任何問題歡迎在下面留言

您的支持是我更文的動力

(按讚粉專也能第一時間知道更文資訊哦!)

 

 

*轉載註明

微博@骑着狼的布兰

《亲爱的宝贝 95line HE》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親愛的寶貝/下一章

|BTS 95line|親愛的寶貝|23|長篇|

    w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